慧紫鹃被厉害的薛姨妈打趣到落荒而逃,暗示了一个可怕

发布日期:2020-05-25 03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紫鹃一句话,比刀子还锋利,差点要了宝玉的命。

宝玉眼珠发直,口角流涎,让睡便睡,让坐便做,让喝茶便喝茶,好像魂被抽走了一样,一点知觉也没有。

怡红院众人又慌又乱,一时没了主意,不知什么情况,不敢贸然禀告贾母,只得先把宝玉的奶娘李嬷嬷请来。李嬷嬷毕竟年纪大,经历的事情多,应该能判断是咋回事。

李嬷嬷先是看,看不出究竟;接着问,问不出一个字;再用手掐人中,都掐出指甲印来了,宝玉也没喊一声疼。李嬷嬷一面放声大哭,一面说不中用了,吓得怡红院一屋子人都哭起来。

晴雯突然想起来,宝玉是和紫鹃在一处说话后发的这个病,便对袭人说了。袭人连忙到潇湘馆找紫鹃,见到紫鹃就质问,问紫娟到底说了什么要命的话。黛玉不知何故,问怎么了。

袭人定了一回,哭道:“不知紫鹃姑奶奶说了些什么话,那个呆子眼睛也直了,手脚也冷了,话也不说了,李妈妈掐着也不疼了,已死了大半个了。连李妈妈都说不中用了,那里放声大哭。只怕这会子都死了。”

黛玉听了“死”字,怒斥紫鹃干脆把自己也勒死了算了。不过黛玉气是气,还算清醒,她明白“解铃还须系铃人”的道理,让紫鹃赶快去把话说开,说不定宝玉就会醒过来。

知宝玉者,黛玉也。宝玉一见紫鹃,“嗳呀”一声哭出来。包含贾母、王夫人在内的众人,听见这声哭,欢喜得不得了,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。

到底是什么缘故?紫鹃面对大家的疑问,不得不老实交代她对宝玉说的玩笑话。

“你妹妹(黛玉)回苏州家去。”

“我们姑娘来时,原是老太太心疼他年小,虽有叔伯,不如亲父母。故此接来住几年。大了,该出阁时,自然要送还林家的。终不成林家的女儿,在你贾家一世不成?”

贾母得知是这些玩笑话让宝玉到鬼门关走了一遭,责怪紫娟说,你明知他有个呆病,干嘛还哄骗他。

因宝玉不肯放紫鹃走,说紫鹃一走,必定要回苏州,贾母、王夫人只好让紫鹃守在宝玉身边照顾服侍。

几天过去,宝玉好了。紫鹃坦承她说黛玉回苏州的话是骗人的,把插在宝玉心口的刀子拔下来了。但紫娟紧接着又补了一刀,说贾母为宝玉定了宝琴做老婆。宝玉情急之下,咬牙切齿又说要死:“我只愿这会子立刻我死了,把心迸出来,你们瞧见了。”

宝玉恨不得把对黛玉的真心挖出来给紫娟看,紫鹃生怕再像前面似地惹出事端,赶紧解释说,你别急,我是因为心里着急才来试你的。

奇了怪了,紫鹃心里急什么呢,难道是皇帝不急太监急。紫鹃倒是很实在,她急得实在情有可原。

“你知道我并不是林家的人,我也和袭人、鸳鸯是一伙的。偏把我给了林姑娘使,偏生他又和我极好,比他苏州带来的还好十倍,一时一刻我们两个离不开。我如今心里却愁:他倘或要去了,我必要跟了他去的。我是合家在这里,我若不去,辜负了我们素日的情常;若去,又弃了本家。所以我疑惑。故设出这谎话来问你。谁知你就傻闹起来。”

紫鹃并不避讳她为自己考虑。她和黛玉相好,好到分不开;她又恋家,恋到不忍弃家而去。如果真的出现黛玉外嫁的情况,那么紫鹃就会陷入两难境地,左也不是,右也不是,无论有没有选择,或者作何选择,都会无比艰难,无比痛苦。